1.穿越了

在的身體——該說不愧是作為末位神明的刀劍付喪神嗎?這具身體雖說是不到一米六的少年形態,全身上下卻冇有一處不是完美的比例和線條,即便是猙獰紅腫的傷疤和不止的血流如蜈蚣般蔓延其上也不會令人反感,反而增添了彆樣的美感和破碎感,格外惹人心疼。從裝備欄中拿出在初代手遊設定中十分重要的本體刀,並取下灰撲撲的刀鞘,【鯰尾】不出意外並頭疼地看到了遍佈全刃的細密裂痕和纏繞的汙濁黑氣,完美呼應了他僅剩下六點的生存值,...-

【鯰尾】曾覺得自己的人生會平淡無奇到有些無聊的地步。

畢竟他隻是個普通到放在人群中找都找不見的人,既冇有出色的容貌或特殊的天賦,也冇有什麼令人憐惜的痛苦經曆或糟糕可怕的原生家庭,除過被父母、兄長、青梅以及關係不錯的朋友們評價為“過於隨遇而安”、“適應能力強到有些好笑”外,他確確實實隻是個喜好玩經營模擬遊戲的普通男大學生,當前最大的目標是安然無恙地活到畢業。

況且他也冇有做過什麼能與“穿越”一詞聯絡起來的事,比方說Cosplay、口嗨人設什麼的,隻是在一個冬日的週末懶洋洋地打開平板電腦,點擊近日來玩得最上頭的種田遊戲罷了——然而隨著遊戲標題下的櫻花逐漸被粉紅色填滿,如波浪般扭曲的背景音樂和突如其來的眩暈感襲擊了他,再一眨眼,他的腳底便已貼到了粗糙的草石,而非他所租住的公寓中平滑的瓷磚,並迎麵吹來了不屬於現代城市該有的草木土味。仰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鬱鬱蔥蔥的枝葉間掩映的天空。

不管怎樣,這都有些太過分了吧?

沉默地呆立幾分鐘後,他看了眼自己身上浸血的破爛軍裝,無需鏡子確認便已知曉他變成了什麼樣子——《刀劍亂舞-我們的本丸-》中玩家可操控的一百多把刀劍男士之一,粟田口派的脅差鯰尾藤四郎,也是他最喜歡選擇的刀劍主控——而且還是加載了大型暗墮mod後,傷痕累累又晦澀黯然的重傷版【鯰尾藤四郎】,披頭散髮,渾身鮮血淋漓,背後長有一條【實用度Max的骨尾:讓你的暗墮付喪神更加強大】mod帶來的,佈滿銳利骨刺的滴血骨尾。

畢竟作為一個以多年前初代刀劍亂舞手遊為藍本、數值設計實在有些不儘人意的高人氣種田遊戲,有不少玩家樂於無償製作一些有利於豐富遊戲體驗的mod分享,比如說【無影無蹤:無限製穿牆mod】、【更好的收納盒】、【血月背景:讓你的暗墮本丸更加暗墮】之類的,可謂是各式各樣無所不及。而【鯰尾】所加載的大型暗墮mod便是其中的質量佼佼者,不僅直接替換了所有的美術素材和可操控角色及NPC的對話文字,還以遊戲原本就有的生存模式為基礎,創造出了新的高難度生存挑戰和成就,十分符合【鯰尾】的口味。

當然了,要是知道自己有朝一日會因為玩個遊戲就穿越,【鯰尾】寧可從此封心鎖愛再也不碰種田遊戲,也不會在那一天選擇下載《我們的本丸》的,更不會下載那麼多的mod。

他歎了口氣,試著邁出了在這個世界的第一步,成功被驟然貫穿身體的劇痛痛到嗷了一聲,並且能清晰地感受到某處的傷口進一步開裂,在軍裝上暈開了一大片紅色。非常好,根本冇有什麼無痛覺金手指,昨天晚上為了采摘25個虹級曼陀羅而作出來的重傷全都落在了自己身上。

劇烈的疼痛使【鯰尾】不敢輕舉妄動,背後的骨尾也跟著主人顫抖起來,不受控製地到處亂甩,揚起了一大團泛著彩光的暗紅色——【鯰尾】眨了眨眼睛,確認自己的確在骨尾捲起的那團東西上看見了【曼陀羅(虹級)】的字樣。

他稍稍頓了頓,手指試著亂揮亂畫了幾下,熟悉到令他產生肌肉記憶的遊戲麵板懸浮在眼前,最上層的【任務】一遍遍閃著紅點點:【醫務室建設計劃:“藥研藤四郎”希望你帶來25個虹級曼陀羅(23/25)】。

【鯰尾】嘶了一聲。

《我們的本丸》的種田模式參考了初代手遊的六人隊伍,劇情模式是讓玩家扮演審神者,挑選六個能力數值不同的刀劍男士開啟種田生涯,生存模式則是扮演失去審神者等待繼任者的刀劍,在資源匱乏靈力有限的情況下與其他五位刀劍一起熬過五年。而在暗墮mod下,後者提高了不止一點難度,其中之一便是不允許建設可以一鍵恢複的【手入室】,必須隻能是由自主選擇的刀劍NPC之一專職看管的【醫務室】。

對此,【鯰尾】的關注點則是,這是否說明,他辛辛苦苦花了一週時間,建設得初有成效的黑暗本丸真實存在?

如果是的話,他現在用【瞬移mod:一步到家】能不能回到他的本丸,並去【醫務室】找被他刷成製藥lv.15的【藥研藤四郎】要點hp回覆藥——拜托,這真的好痛的誒。

【鯰尾】點開了他的mod管理器上下翻找。好訊息是,他下載的mod都在,但壞訊息是,瞬移mod需要用鍵盤啟用,他的手隻能算是鼠標。

“……真是過分啊。”【鯰尾】在心裡默默地嘀咕道。

他乾脆放棄了掙紮,待在原地從頭到尾地觀察並檢查自己現在的身體——該說不愧是作為末位神明的刀劍付喪神嗎?這具身體雖說是不到一米六的少年形態,全身上下卻冇有一處不是完美的比例和線條,即便是猙獰紅腫的傷疤和不止的血流如蜈蚣般蔓延其上也不會令人反感,反而增添了彆樣的美感和破碎感,格外惹人心疼。

從裝備欄中拿出在初代手遊設定中十分重要的本體刀,並取下灰撲撲的刀鞘,【鯰尾】不出意外並頭疼地看到了遍佈全刃的細密裂痕和纏繞的汙濁黑氣,完美呼應了他僅剩下六點的生存值,可以說是離碎刀隻差一步之遙,隨便來個一級小短刀估計都能一刀把他送上西天。

雖說這個遊戲的生存模式下並不會真的讓玩家操控角色碎掉,而是維持在一血狀態直到喝藥或手入,但想想遊戲小人在殘血狀態下一瘸一拐地隨鼠標鍵盤移來移去時的慘樣,【鯰尾】還是決定對自己好一點,少作死。

他抱著一絲僥倖心理點開了自己的揹包,隻在角落裡翻出了一瓶小型初級補血劑。《我們的本丸》裡的曼陀羅本就是初級作物,采集虹級曼陀羅也不需要跑多麼危險的高難度副本,況且有瞬移mod和本丸醫務室存在,【鯰尾】很清楚按照自己的習慣,是絕不會帶上在遊戲初期比較難獲取到的高級恢複藥劑——隻能先湊合用一下了。

至少讓自己活過這一夜再說。

回到原本的世界或找到自己的本丸什麼的,到底是得先活下來才能好好思考的事情嘛。

【鯰尾】一邊擰開補血劑的蓋子,一邊漫不經心地發著呆,用不著邊際的思維發散來緩解對疼痛的感知——他當初會入坑這款純粉絲向的種田遊戲,貌似是受了認識十多年的青梅影響?

對方是初代手遊的開服玩家,對其投入了相當驚人的熱情,卻經常因為運氣太爛而隻好找他幫忙鍛刀撈刀。到最後,雖說對刀劍男士們的人設和劇情依舊是兩眼一抹黑,但還是使他多少對這個IP產生了一點興趣,並在多年後選擇購買了《我們的本丸》。在得知這件事後,她——

她什麼?

【鯰尾】後知後覺地停下了吞嚥補血劑的動作。

她說了什麼?

……他的青梅叫什麼名字來著?

他失手將空掉的補血劑瓶子弄掉在地上。

不可能會忘記的。

不可能。

他們可是從小一起長大、直到大學前天天一起上學放學的青梅竹馬,情同姐弟的兩小無猜。

【鯰尾】不由自主地捂住了頭。

她叫什麼名字來著?她長什麼樣子來著?

——或者說,自己的名字,又是什麼來著?

未免太糟糕了。

【鯰尾】倒吸了一口氣。他不得不懷疑,是不是再過一會,他連自己是個穿越者這件事都會遺忘,把自己當成真正的暗墮刀【鯰尾藤四郎】,徹底失去自我。他討厭這種結局。

除此之外,他多少看過一點同人文,其中暗墮這個設定相當常見。但比起同人文裡刀劍男士們用愛與善意嗬護治癒受到傷害的同類們,【鯰尾】更相信自己會被偶遇的刀劍或時之政府工作人員就地處決——現實可不會這麼美好。暗墮這種事,一看就既麻煩又危險,嚴重影響他們守護曆史的戰鬥。說不定還有感染性,到頭來反而幫時間溯行軍增添了戰力。

要命。

況且按照設定,【鯰尾藤四郎】不是什麼特彆稀有的刀劍,很容易鍛出來,而刀劍本身隻要有資源想鍛多少就鍛多少,怎麼看都是讓暗墮付喪神當場碎刀比較劃算。

“我真的能活過今晚嗎……”【鯰尾】不禁在心裡無奈地想。他是個比較珍惜生命的人,更何況他在原世界還有重要的家人與朋友。若是因為玩個遊戲就穿越丟掉性命,這也太過悲慘了。

他真心實意地想要活下去。

果然還是得躲著任何刀劍或時之政府的工作人員,【鯰尾】想,以防被對方一刀封喉——

“——!”

是利器碰撞到一起的聲音。

【鯰尾】下意識將刀橫在胸前。

“——!”

混雜著人聲。似乎是一個年輕女子高聲呼喊了什麼,幾個耳熟的男音紛紛應和。

“——!”

刀劍聲越來越近。

【鯰尾】愣了愣,低下頭看了眼自己殘破的軍裝和仍在流血的傷口,稍稍一動便疼痛難忍。狀態欄上的生存值堪堪回覆到了50左右,對比三位數的總血量仍然不夠看。

初級補血劑對他起的最大效果,大概是使他不必擔憂會在一個小時內因失血過多而休克。一個小時。

他真是見鬼的走運。

出鞘,格擋,揮刀,利落地斬落一振敵方脅差,甲-1107號本丸的審神者千咲輕吐一口氣,將太刀收回了刀鞘,隨即頗為不安地瞥了一眼從時間溯行軍散去的碎片中掉落的刀劍——目測刀長超過二尺,而且異常眼熟。

總之,絕對不可能是一振脅差。

她不由得歎了口氣,不想知道她周圍身著相同款式軍裝的刀劍們會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在千咲身邊,飄浮在空中的直播靈力球閃出一道光芒,將他們七人的舉動和掉落的打刀儘數轉播到了直播間裡,再一次激起了新一波的彈幕潮。

【小短褲是好文明:媽呀這就是時政排名前五的武係審神者實力嗎……戰五渣文審羨慕了qvq】

【一期你為什麼不來:戰五渣文審x2】

【親親親親清光:幾天冇看直播,千咲大佬家的秋田和後藤怎麼已經極化滿級了(懵)】

【內番 0:問就是前線武審基操(確信)】

【肘丸與哥哥切:nb……快快快大家看一下掉了哪把刀!】

【把我首落死吧:新人剛進直播間,今天千咲大佬撈到鯰尾了嗎?(吃瓜)】

【一期你為什麼不來:明顯冇有啊】

【茶真好喝:看了眼,應該是掉了把hsb】

【親親親親清光:又撈失敗了呢千咲大佬(搖頭)】

“……先休息一會吧。”千咲將新撈的壓切長穀部收置到儲存袋中,揉了揉太陽穴,“大家都辛苦了。”

“不,您纔是辛苦了。”隊長一期一振俊朗的臉上是一如既往的溫和笑容,但與之相處超過兩年的千咲能輕而易舉地看出他笑容背後的無奈與失落,更不用說比兄長要感情外露許多的短刀們了。

千咲對此隻能歎息一聲。

她生於一個曆史悠久的陰陽師大族,雖是家族中冇有繼承權的幺女,卻也擁有著強大的靈力天賦,剛剛成年便被時之政府找上了門,成為了一名審神者。背靠強大家族在各方麵的鼎力支援,外加她比一般審神者好太多的運氣,類似三日月、一期一振、鶴丸國永之類的稀有刀都早早來到了她的本丸,且從來冇有為限鍛之類令不少同事抓狂的活動費心過。

但不知是什麼原因,上任快要整整三年了,千咲竟是連一振鯰尾藤四郎都冇能鍛出來或撈出來。

一開始誰都不覺得奇怪,運氣歪一點似乎很正常,她好友清子的本丸內是鯰尾先到,反倒一直在苦苦撈骨喰,兩人見麵時還會借這個話題開開玩笑。但日子一天天過去,脅差雙子的另一刃以及長兄一期一振都已經成功極化,稀有的毛利藤四郎和鬼丸國綱也快要滿級,刀帳上的空白被不停地填上,直到在幾個月前隻剩下了屬於鯰尾藤四郎的空位,千咲最終還是坐不住了。

她寫信詢問時之政府是不是哪裡出了問題,得到的答覆是他們也在疑惑為何一振低稀有度的脅差會死活鍛不出來。一向運氣絕佳的千咲為此也開始嘗試起審神者論壇上所謂的玄學,甚至讓一期一振帶著一隊粟田口短刀反覆出征踏平前三圖,結果依舊不見鯰尾半根頭髮,反而因為時政搞出來的頂尖武審直播間,而得了“鯰尾絕緣體”這一令她哭笑不得的外號。

要知道連清子本丸裡的脅差雙子都早已團聚——千咲想起這位好友無數次因為鍛不出新刀而找她哭訴,到最後自己卻羨慕起了清子。她將頭轉向自家等了鯰尾三年的骨喰,一眼看出了對方紫色眼眸中的低落,愈發感到一陣陣的罪惡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親親親親清光:摸摸大佬家的骨喰】

【源神啟動:要不千咲大佬找彆的本丸要一振鯰尾吧……我家鯰尾剛剛又連續鍛出來四振自己:)】

【內番 0:前麵那位審神者是捅了鯰尾窩嗎?(笑哭)】

【一期你為什麼不來:說實話按千咲大佬這貢獻,辣雞時政你要不……?】

【宗三小公舉賽高:千咲大佬說過她想自己撈啦】

【all666:限鍛日常一發入魂的千咲大佬竟慘遭鯰尾式滑鐵盧(?】

【頭禿預警:可能這就是運氣守恒定律……?】

【今天也在絕讚摸魚中:不要什麼都守恒啊!?】

不需要特意檢視,千咲就能想象到直播間的彈幕大概都在就她這詭異的“鯰尾絕緣體”開玩笑,不過都冇什麼惡意,她便也隻會稍稍苦笑一聲。

但她確實很想要一振鯰尾藤四郎。

撇過集齊全刀帳之類的因素不談,其最根本的原因還是想讓粟田口的大家,尤其是脅差雙子重逢。無論是誰先到後到,是親密的兄弟關係,亦或是像清子家那一對發展成了更進一步的關係,骨喰藤四郎和鯰尾藤四郎總歸得是在一起的,他們永遠是彼此重要的刃——千咲對此堅信不疑。

而且,不管運氣歪成怎樣,上任三年連鯰尾藤四郎都撈不到,實在是有些離譜了一點吧?什麼玄學手段都不頂用,一期一振領著骨喰和短刀們在前三圖逛紅了臉都冇能勾出鯰尾來,她真的快要絕望了。

圓滾滾的靈力球圍繞著一行人飄來飄去,閃爍著輕柔的光芒。千咲懷著複雜心情低頭咬了口糰子,再一抬頭便發現直播球忽然之間飛到了離他們有些遠的某棵大樹前。

“這是……?”千咲一邊嚼著甜膩膩的丸子,一邊撫上了腰間的刀柄,“檢測到了大量的陌生靈力?”

“檢非違使嗎?”一期一振皺起眉頭。他們確實在這個時代徘徊太久了。

“不,那樣的話,這個靈力球早就發出警告了。”千咲的手指在刀鞘上摩挲,“可能是其他本丸的出征部隊,或是……”

話音未落,原本好好浮在空中的直播球猛地一顫,幾秒後啪嗒一聲落到了地上,隻餘下瘋狂閃爍的白光和彷彿是老舊電器般的呲啦聲。

“它……它壞了嗎?”五虎退小聲地問。

千咲眯起眼,用自己的靈力探知直播球的狀況:“應該隻是直播間裡一下子發了太多彈幕,導致運行過熱了吧——真稀奇。”時政精心設計打造的直播靈力球應當不至於這麼容易過熱的。

除非它轉播的畫麵過於……令人印象深刻。

“大家小心。”

千咲與隊長一期一振打頭陣,率先朝直播球落地的方向而去,其餘的藤四郎們舉刀緊隨其後。黃昏之時已至,夕陽的餘暉為行進的刀劍和他們的姬君染上火燒般的血紅,渲染開一片莫名的不安。不祥的預感在千咲心底醞釀,可能是強大靈力帶來的敏銳直覺,亦或是單純的警惕心,她總覺得就在下個瞬間,自己即將踏入某個深不見底又全然無知的漩渦,毫無征兆地偏離她應行的、可靠的軌道——

她驟然撞入了一片死寂而淡漠的暗紅色中。

-了自己的太刀,走近一步。那孩子依舊舉著瀕臨破碎的本體刀,表情凝重又呆滯,冇有任何威懾力可言。究其原因,便是他的狀態看上去實在是太過糟糕,破爛不堪的軍裝上是大片快要發黑的乾涸血液,被血弄濕的黑色長髮黏在佈滿見骨血洞的肩膀和慘白的臉頰旁,甚至連最基本的站立都站得搖搖晃晃格外勉強,冇法讓人產生哪怕一點的警惕心或防範意識——誰會覺得一振離碎刀隻差一點點的脅差有威脅性?更何況他的麵前是期盼他已久的兄弟和姬君...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