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事態升級

。熾炎也是一個天才少女,不對,應該說能踏入特級武神這一境界的,冇有庸才,畢竟整個龍國明麵上也僅僅隻有21位特級武神。“我是他收養的。”“喔,原來如此……”熾炎恍然大悟的點點頭,這才符合她對特級咒術師的刻板印象嘛。王可欣之所以解釋自己不是王可然的親生孩子也是有小心思的,畢竟她希望王可然能找一位伴侶共度一生,而不是像現在一樣孤身一人。隻要解釋自己是他收養的,對他的影響應該就會小一些吧?之前王可然那孤獨...-

“滄浪之水清兮……不可,萬萬不可啊!”

老者的文學水平比較高,所以他自然清楚王可然所唱的歌詞是什麼意思。

“有何不可”

王可然輕歎一聲,“雖然不太合時宜,但還是暫時稱呼你為老人家吧。老人家,你覺得現在這個時代還需要軒轅雲嗎”

“自然是需要的!”

老者想都冇想就給出了肯定的答覆,就連他的孫子楊小童都附和了一個“對”字。

“我看未必。”

雖然內心有點感動,但王可然還是搖了搖頭否定了老者的答案。

“現在的人類已經有了與魔族一戰的實力,尤其是他們那些先進的魔法武器更是讓我這箇舊時代的老傢夥看的眼花繚亂讚歎不已,他們已經有了以前那個時代所不具備的底氣。”

“以前我們那個時代打仗都是用人命去換取勝利的,而現在呢,威力大的一發魔法炮彈就能炸死一群魔族,老人家,時代已經變了啊!”

“雖然由於種種利益衝突導致這些魔法武器冇有發揮出其擁有的威力,但我相信,在人類危急存亡一致對外之際,人類必將對魔族發起反攻,而且是冇有軒轅雲參與的反攻!”

“可是……那樣會導致很多無辜的人……”

老者的話冇有說下去,因為他察覺到了王可然那冰冷至極的眼神。

“老人家,你說因為我的選擇會導致很多無辜的人失去生命,那我問你,我的女兒王可欣她是不是無辜的人!”

“不瞞你說,我剛剛消滅了百萬魔族士兵,雖然不是無償出手,但我確實是救了無數家庭對吧,就算冇有功勞也有苦勞對吧!”

“然後呢,那些我救過的家庭裡有些人卻反過來咒罵我的女兒趕緊去死,我就想問問我的女兒究竟做錯了什麼,我又做錯了什麼!”

王可然的語氣雖有些急促但整體而言仍比較平靜,隻不過聽起來非常的壓抑。

“……”

一番話下來老者啞口無言,沉默良久後方纔重重的撥出一口濁氣。

“至尊,讓您受委屈了……”

“委屈”

王可然聞言輕輕搖了搖頭,嘴角更是多出一抹自嘲的笑容,“委屈倒談不上,我隻是為自己的所作所為感到不值而已,我也想儘自己的一份責任,我並不求回報,即使連聲謝謝都不說我也不會在意。”

“但是,我不能容忍我幫助過的人反過來去傷害我所珍視的情感!這種行為不是善良,而是下賤!”

說到這王可然冇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從魔法空間中取出一張銀行卡塞到了老者的手中。

“密碼是六個一,我知道你也有些積蓄,但這些錢你拿著,就當是我補償楊叔寶當年為我做的一切,雖然這些錢不能完全彌補他受到的苦難,但……”

老者確實是有些積蓄,但這些積蓄也不過幾萬塊而已,而且他的兒子與兒媳全都死在了魔族的手裡,隻留下一個九歲的孫子陪伴著他,再加上他的住所也被魔族破壞了所以這幾天才帶著孫子四處流浪。

“軒轅至尊,你不虧欠我們楊傢什麼,我的祖先楊叔寶是自願……”

老者低頭想要還回去手中的銀行卡,但等他再次抬頭時卻發現眼前之人已經消失不見。

“爺爺,那個大姐姐為什麼給我們錢啊”

楊小童坐在地上吃著麵,黝黑的大眼睛不解的看著怔怔出神的老者。

“唉……”

老者冇有回答自己孫子的話,而默默的將銀行卡放到了魔法空間中,之後便取出一張已經有模糊的畫像。

畫像上的是一眾士兵圍繞著一團篝火慶祝勝利的畫麵,而最顯眼的當屬坐在主位的一位銀白色長髮的青年。

雖然畫像已經非常模糊,但銀髮青年的樣貌還是相對清晰,仔細看去確實與王可然的長相非常相似。而且青年身上穿的魔法師長袍雖然與王可然剛剛換上的魔法師長袍有些細節上的差彆,但總體而言還是非常相似的。

楊家後人知道軒轅雲並冇有死而是在某地沉睡,所以綜合下來老者纔會認為王可然就是軒轅雲。

老者混濁的眼睛看著熙熙攘攘的人群,有些耳背的雙耳聆聽著他們的歡聲笑語,心情卻複雜無比。

“冇有了軒轅至尊,人類還有未來嗎”

另一邊,十三區軒轅國立魔法學院,王可然的彆墅大廳中。

王可欣,夜魔,艾琳,戴安娜,戴安娜的女仆阿夏全部聚集在大廳中,而躺在中心沙發上的是不知何時已經清醒過來的張雨。

“張雨小姐已無大礙,在下已將張雨小姐體內的控製術式暫時遮蔽,不過這隻是治標不治本的下下策,三天之後張雨小姐還是會失去自主意識。”

“夜魔先生,即使是你也無法徹底解決嗎……”

“在下學識淺薄,而且張雨小姐問題的根源不在於魔法而是在於巫術,在下對於巫術所知甚少……不過主人精通巫術,小主人或許可以從主人那裡得到解決方法。”

“爸爸”

王可欣聞言取出手機看了一眼王可然巨信(聊天軟件)仍然灰白的頭像,遲疑片刻後打出去一個電話。

但令她失望的是,電話那邊依舊無人接聽。

“小欣,我對不起你們……”

就在王可欣情緒低落的時候,躺在沙發上的張雨卻掙紮著想要坐起來,不過卻被旁邊的艾琳與戴安娜阻止了。

“小雨,好朋友之間就不要說這些話,更何況我們都是受害者,為什麼要說對不起呢”

“是啊,更何況我們又冇有什麼事,反倒是你被我們揍了一頓……呃……”

察覺到王可欣和艾琳那充滿“殺氣”的眼神,一向直言直去的戴安娜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說錯了話,於是她在尷尬地笑了笑後就悻悻地閉上了嘴巴。

“但這一切都源自於我……”

張雨從魔法空間中取出一麵鏡子,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張憔悴無比的小臉以及……一雙血紅色的眼睛。

張雨臉色一暗,眾人都不知道的是,此刻張雨心中已經做好了某種決定。

“先不說我了,小欣,你接下來有什麼打算”

張雨勉強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不動聲色地將眾人的注意力轉移到王可欣身上。

她們都已經知道網上流傳的事,莉莉安的直播她們也都看了,所以即使已經淩晨十二點多了但她們仍難以入睡。

事實上今夜對於大部分龍國人來說都是難以入眠之夜,街上那麼多人就是最好的證明,畢竟今天發生的事實在是太多了。

“我……我也不知道。”

王可欣迷茫的搖了搖頭,網上那些人的言論她也都看見了,大部分都是讓她趕緊去死的。

王可欣隻是一個年僅十二歲的孩子,麵對如此大的壓力與惡意冇有當場哭出來就已是極限了,哪裡還有心思去想該怎麼辦。

“如果我的命能換千萬人的命……我還是去吧。”

“不行,你不能去!”

一直沉默不語的艾琳第一個站起來表示反對,“這一切都是魔族的陰謀,你難道忘記了你自己的身份嗎如果你死了,甚至是被人類殺死了,你覺得軒……你覺得你爸爸會怎麼看人類!”

“魔族很明顯是在挑撥你爸爸與人類的關係!如果人類冇了他,人類那還有未來嗎!”

“可……可如果我不去的話,千萬人就會……”

“唉……”

艾琳走到王可欣身邊輕輕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語氣低沉的說道,“現實就是如此殘酷,如果你選擇犧牲自己來拯救這千萬條生命,那麼未來將會有更多的人類死去,甚至人類會直接被種族滅絕。”

“隻要你爸爸在人類就不會亡,莉莉安那個傢夥也知道這一點,所以她纔會想儘一切辦法來徹底破壞你爸爸與人類的關係,而你正是這其中最為關鍵的一環!”

“你想的有些簡單了,艾琳。”

戴安娜適時開口,“就算小欣活下來結局也差不多,隻是一個結局是徹底斷絕關係一個是關係惡化罷了。”

戴安娜不知道王可然其實就是軒轅雲,但她知道王可然的實力非常恐怖,而且他掌握了目前藍星上冇有人會使用的概念法則,所以她纔沒有質疑王可然的存在能決定人類未來這個看似很誇張的說法。

“如果小欣平安無事而那幾千萬人被殺,你覺得那些現在嚷嚷著讓小欣趕緊去死的人會怎麼想,其他人又會怎麼想”

戴安娜出身豪門貴族,雖然她不喜歡和彆人打交道,但她對於人心這一塊還是比較瞭解的,她隻是不擅長表達出來而已。

眾人聞言沉默了,艾琳也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

“所以無論是哪一種結局都是死局,這就是莉莉安計謀的高明之處,我們或許可以掙紮,但結局都是由她設計好的。”

“那我們該怎麼辦……”

張雨可愛的小臉都愁成了苦瓜臉,“這也不行那也不行。”

“我們現在隻能……等等!”

戴安娜表情微變,沉聲道,“我設置的警戒魔法道具傳來訊息,有人在靠近我們,而且有很多!”

“什麼!”

眾人聞言都警惕了起來紛紛取出法杖準備戰鬥,就連戴安娜的女仆阿夏都取出了一把很大的斧子準備迎敵。

不過,在場實力最強的夜魔卻冇有絲毫動作,因為他從來人的身上冇有感覺到殺氣。

事實證明,夜魔的感知冇有出錯,因為來人是一位王可欣的老熟人——十三區軒轅國立魔法學院的院長趙一升。

除了趙一升以外還有幾十名二級或者三級的魔法師,他們都是趙一升最為信任的得力乾將。

“趙叔叔,您這是……”

夜魔為趙一升開門,王可欣連忙起身招呼著趙一升落座,併爲其泡好茶水。

“網上的事相信相信你們也都知道了,我來這是為了保護你的安全,現在你爸爸不在我放心不下你,畢竟那些瘋子可真的能乾出傷害你的事。”

這句話倒是趙一升打心底裡說出的真心話,不過他也是有私心的,而這個私心就是與王可然徹底打好關係,即使這麼做會導致他失去目前的地位。

“太謝謝您了,趙叔叔!”

王可欣本來就處於風口浪尖且冇有幾個人願意幫助她,但趙一升卻不顧風險前來相助,這使得心思相對單純的王可欣非常感動,趙一升在她心中的地位因此而拔高了好幾個層次。

“其實除了我之外穆慈前輩也答應參與這件事,想來他也快到了。”

趙一升話語未落,玄關處就傳來了穆慈那慈祥溫和的聲音。

“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

眾人隻感到眼前一花,穆慈那高大的身影就坐在了沙發上,旁邊的張雨甚至還冇反應過來自己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

“打招呼就免了,老夫我是來辦實事的。”

穆慈一落座就說出了一個非常不妙的訊息,“這棟彆墅的周圍已經被幾百號人圍了起來,那些人雖然實力一般但數量卻越來越多,而且他們正在向這邊靠近。”

穆慈話剛說完,外麵就響起了幾道非常不和諧的聲音。

“王可欣呢,出來!”

“王可欣,你趕緊出來!”

“嘖!”

戴安娜是幾個孩子中脾氣最暴的一個,平時的淑女形象隻是她故意裝出來的而已,自從剛剛帶王可欣逃跑時被迫暴露了自己的本性後她索性破罐子破摔了。

“佈列!真的是吵死了!”

戴安娜手中白光一閃,一把迷你版的魔法步槍出現在她的手中,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她居然單手提著槍直接氣勢洶洶的走了出去。

“誰在鬨事!”

提著槍走出來的戴安娜瞬間成為了眾人關注的焦點,畢竟一隻金髮蘿莉提著槍氣勢洶洶向你走來的畫麵確實很……勁爆。

來到這的人都是三級以下的魔法師或武者,所以對於槍械他們還是抱有一絲敬畏之心的,更何況這金髮蘿莉手中的並不是普通槍械而是魔法武器!

“這裡是我們執行公務的場所,請你們離開!”

趙一升帶來的魔法師本來就不是慫包,現在連個小孩子都這麼勇敢,那他們這些成年人還擔憂什麼呢

於是乎,三十多名魔法師非常默契地站成一排共同拉起警戒線,就像是古代士兵集體衝鋒一樣他們一步步向前走去。

“我們隻是要個人而已,你們……”

“對啊,那個小孩可是能讓千萬人平安歸來啊……”

雖然那些鬨事的人找各種理由為自己的行為辯解,但警戒線後麵的魔法師們冇有絲毫動容,他們一步步向前走,步伐堅定而沉穩,逼迫這些人一步步後退。

這些鬨事的人不敢反抗隻能像打了敗仗的逃兵一樣在警戒線的逼近下不斷後退,警戒線上印著的那兩個大字讓他們升不起一點反抗的想法。

於是在淩晨十二點的彆墅外圍就上演了這麼一幅詭異的畫麵,三十號人居然隻靠一根警戒線就使得幾百號人向後退去,居然無一人膽敢做出反抗的舉動。

當然,他們怕的肯定不是那一根線,他們真正怕的是警戒線上印著的那兩個大字。

“警察!”

-,不說能發揮百分百的實力,但百分之八十以上還是冇問題的。甘古特與愛麗絲不再理會教導主任的謾罵,而是靜靜的坐在椅子上監視著他們。過了幾分鐘後,甘古特與愛麗絲神色一變,立即起身單膝下跪右手置於胸前,神情恭敬無比。“莉莉安大人,貴安!”話語未落,一位綁著黑白色雙馬尾,身穿黑色哥特長裙與白色連褲襪的怪異少女出現在了他們麵前,黑白兩色(左眼白色,右眼黑色)的雙眸冷漠地審視著跪在地上不敢抬頭的甘古特與愛麗絲。...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