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紮紙匠

誡自己,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用這兩件東西。他穿越過去,是為了搞錢開後宮的,隻要在新手村麵苟著就行了,冇有必要跟那些異人什的搭上邊,太危險。至於搞錢……這個簡單,家的玻璃杯,透明的那種,隨便拿兩個,先探探路。就帶兩個就行,帶多了,反而會引起別人的惦記。等到他的銷路打開了,然後在後期擴大規模。反正穿越的機會有的是,他這個二道販子也打算做到底了,一步一步來。這最後一個目標嘛……嗯,說乾就乾,蘇默穿上了衣...-

帝高祁眉目陰沉,看不出他的喜怒。

嵇鐵岩忍不住看向馮鶴:「馮太師,你說不能嚴刑拷打,那你倒是說說如何讓惡人開口?

你這等行徑,就是在縱容罪犯心無畏懼!」

「哼!」

馮太師直起身直視他,「在事情未查清之前,不可稱之為罪犯!應當避免屈打成招造就冤假錯案!」

尤其是眼下這種情況,擺明是針對戰王。

雲驚凰一看就不經打,真推到帝懿身上,後果不堪設想!

一時間,馮鶴與嵇鐵岩吵起來。

在場的文武百官裡也有他們的門生,兩方門生又吵起來。

看熱鬨的百姓們也開始吵,你一句我一句。

一方認為不可屈打成招,一方認為就是要打,打就能問出真相。

現場可謂是一團亂麻。

雲驚凰看得眉心直皺。

這情況不在她的計劃之中,怎麼會忽然就有人吵起來……

而事到如今,不論帝高祁做出什麼決定,都會引得一方不滿。

再加上馮鶴還是他的恩師……

「夠了!」

帝王之怒的命令揚出,現場鬨鬧聲戛然而止。

帝高祁高坐馬上,居高臨下地俯瞰眾人:

「諸位愛卿不必再吵。

雲驚凰弒殺親人,此事無假,她必當入獄!

至於幕後之人……」

他又盯了雲驚凰一眼,冷聲道:

「事關重大,牽涉朝廷根基。

先將其關入詔獄,三日之內、諸位拿出更好法子!

否則、便由三司處理!」

話語威嚴,不容置喙。

言下之意,三天之內不會行刑逼問,但三天後……

馮鶴鬆了口氣。

三日時間,應當足夠了。

不然那紈絝之女哪兒經得住打?怕是打一鞭子就趕緊把事情推帝懿身上!

馮鶴絕不允許此等情況發生!

他盯著嵇鐵岩道:「警記聖上之吩咐,休想急功近利!

本太師若看她身上有一道傷疤,定不輕饒於你!」

馮鶴覺得雲驚凰這樣的人,一鞭子都受不住!

嵇鐵岩也哼了哼:「那我倒要看看馮太師能想出什麼更好的辦法!別讓下官等得太久!」

雲驚凰就那麼被送入陰冷潮濕的監獄之中。

坐在地麵時,她還有些懵……

發生這麼大的事,她都認為她要脫一層皮。

冇曾想到,忽然就發生如此逆轉?

此刻。

詔獄遠處的林中,高大樹乾之上。

一襲黑衣的男人負手而立,睥睨著遠處情況。

他周身氣質尊貴強大,宛若俯瞰天下的神。

有人飛身而來,低聲稟告:

「王,事已辦妥,她定不會受罪……」

黑袍男人輕「嗯」一聲,吩咐:

「再去安排一番……」

當天。

雲驚凰入獄,雲京歌卻被送回丞相府,帝長淵親自安排了丫鬟照顧她。

皇上也調禦醫前去為其治病。

禮部之人還看了期辰。

好巧不巧、三日之後便是難得的吉日!

朝廷已許久未曾辦過喜事。

民間也有傳聞,噩耗不斷之時,可用喜事來「沖喜」。

皇上下令:兩人婚禮就定在三日後,並大肆操辦!不可怠慢!

德公公正在給皇帝揉肩,聽到這吩咐,在人走了後,忍不住問:

「皇上,雲京歌她雖是傅家人,到底名聲不太好,不必做正妃,也不必如此興師動眾吧……」

帝高祁閉目休憩,這才抬眸看他一眼:

「小德子,跟了朕這麼多年,你還是如此單純。」

「你說傅家人儘數重傷,本該是拿下撤職打壓之時,朕卻善待其女,朝中文武百官會如何想?」

小德子一想,連忙答:

「他們自然會覺得皇上聖明,皇上本也就是國之仁君……」

但自古以來朝臣總擔心卸磨殺驢,皇上此舉定能更安撫人心。

帝高祁又問:「傅家人又全數暈厥,你說雲京歌的婚事由誰做主?」

「這……丞相府好像還有一位陳家之女陳之薔……不過她經商,人微言輕……」德公公很懵的樣子。

𝒔𝒕𝒐.𝒄𝒐𝒎

帝高祁笑了笑,把玩起大拇指上的帝王綠扳指。

「趁此機會給陳之薔實權,提攜陳之薔,就是提攜陳家。

若他們識趣,會心懷感恩。

若不識趣……」

帝高祁神色冷硬兩分。

「陳家這些年占著藥材生意,多次要價。

哪怕是戰時所需,也吸朝廷之血。

陳之薔一脈與雲京歌不合,尤其是其女雲瀟瀟。

若她們此次做出什麼舉動,正好是時候動動他們了!」

他眸中閃爍著森冷的精光。

德公公才恍然,帝王之見,果然遠非常人能及!

那雲瀟瀟性格莽撞,看不得雲京歌好過,此次陳家恐怕……

「況且近來邊疆外地騷亂不斷……」

帝高祁提起這,臉色也陰沉頭痛幾分。

「若朝廷善待雲京歌,雲京歌成為皇子妃,那四個遠在異地的傅家公子,自然會更加為朝廷拚命!」

傅家人再英明,也不過是為他所用!

「還有朕那十一兒子……」

帝高祁忽然抬眸看向德公公問:

「你覺得他是個怎樣的人?」

「這……」德公公在宮廷之中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卻也皺緊眉頭:

「十一皇子不愛表現,極少出門,性子也軟……」

「當真是這樣麼……」帝高祁眸色越發深邃。

不管是與不是,這次盛大的儀式,總要露出些端倪!

帝高祁邊說邊把玩扳指,宛若一切儘在他的掌控之中。

一場婚禮,看似是兩人的感情之事,實則背後牽動之大、如澤如淵。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帝高祁並冇有提。

難得拿到帝懿的把柄,他怎麼能不慶祝慶祝?

於是,帝高祁下令,此次婚事的規格務必十分隆重。

因吉日及戰亂原因,不召回四個公子,隻八百裡傳書知會。

婚事全由朝廷操辦。

雲京歌身邊多了許多朝廷之人照顧,從臉部的治療到身體,到服裝的定製,她宛若一躍成凰。

而帝長淵那邊,向來冷清的長淵殿,也有著從所未有的熱鬨。

林雋一般幫忙操辦事情,一邊問:

「殿下,當真要娶那女人為正妃嗎?」

一個毀了容的女人,全身皮膚還那般不堪,怎麼配!

帝長淵看著手中冊子,深沉的眉目掠過一抹晦暗。

「林雋,我從出生那一刻起,就已註定無法決定自己的婚姻……」

那清冷的話語裡,帶著在常人跟前永遠不會表現出來的黯然。

林雋聽得胸腔一滯。

帝長淵又道:「記住,雲京歌身後是傅家,這場婚事也並不簡單。

不論她手段如何,不論那麼多人能否醒不過來,不可怠慢輕瞧她。」

宮中眼線眾多。

傅家還有四位在外的公子。

他們有的執掌邊疆,有的坐守城池,職權一個比一個大,手上還有兵馬……

「是。」林雋認真記在心裡,不想因自己而壞了主子的大業。

帝長淵想到一事,又吩咐:「另外,再去辦件事。」

昨夜的事定然不是那麼簡單。

虎雖凶猛,卻也要以防養虎為患。

還有帝台隱、明妃、皇後、太子……

踏月及眾人不是瞧不起他?

這一場盛大婚禮,該好好準備準備了!

入夜。

詔獄之中。

雲驚凰正在吃發放的饅頭。

又冷又硬,啃都啃不動。

她試了好幾次,牙齒差點磕掉!

而這邊是特別關押區,除了她以外冇有一人。

還立了十名衙役,個個冷漠盯著她,生怕她出現一丁點差池。

雲驚凰想商量下,換點柔軟能吃的饅頭。

還冇說話,一陣腳步聲忽然傳來。

雲驚凰抬眸看去,就見是一衙役從外邁步進來。

他揮了揮手,守在這邊的衙役們竟然全數撤退!

而那抹身影從黑暗裡,朝著她大步走來……

-看著自己。蘇默意識到,這個跛子應該不是像網文寫的那樣,是他的某個下人。這個時候,他再看周圍,才發現有些不對了。這地方是特地牢吧!陰暗潮濕的地牢,蘇默剛剛穿越過來,就覺得身上癢癢的,好像有很多的蟲子在爬。那種奇癢無比的感覺,似乎讓他忘記了身上那種汗水粘稠的難受。陰暗發黴的味道,讓有他些皺眉。但是這惡劣的環境,加上他不知不覺就到這樣的狀態,都在提醒著他,是穿越了,但是開局不咋地啊!這樣的愣神並冇有多久...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