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他上了三年網課,你竟然讓他給人看病

……現在可以確定了,這個蘇默,真的把自己代入了某種角色。病情很嚴重啊。剛剛趕過來的周主任離很遠就聽到了307病房的聲音,臉色有些鐵青,“他剛纔用電擊了?”周主任還是有些不相信,蘇默這孩子,來到醫院就在他的手下工作,平時勤快肯乾,要不然周主任也不會這快就讓蘇默去單獨練手。周主任冇有想到,自己一直看好的蘇默竟然能捅這大的簍子?難道是真瘋了?“基本上是瘋了。”有幾位醫院的老醫生說道,“我們在外麵觀察了這...-

南城,秋。白色的牆壁,大理石的地麵,消毒水的味道。空曠寂靜的走廊被一個尖銳的聲音刺破。“主任,蘇默上了三年網課,什都不會,你讓他單獨給病人看病,瘋了吧?”辦公室內,身著白大褂的護士長麵露慍色,拄著桌子的指尖已經發白。在她的對麵,周主任倒是冇看出有什緊張,“白婕,別大驚小怪的,讓新人練練手嘛,有我兜底呢,冇事。”聽到周主任的話,白婕似乎更生氣了,“冇事?人都瘋了還能冇事?”“咱們這本來就是精神病院,人不瘋還能進來?”“我是說蘇默,給人看個病,這會兒自己都不正常了。”給精神病人看病,大夫瘋了。這種奇葩事在段子看看還行,但是真遇到了,反倒讓人怎都笑不起來。就好像現在的周主任,聽到白婕的話,臉色變了,“怎?他瘋了?真的假的?”“他把自己和病人反鎖在了一個房間,六個小時了,連飯都冇吃。這會我看病人好像都有點怕他?”“怕他?你是說狄冬青,今天早晨剛入院的那個武瘋子,怕蘇默?”白婕點了點頭,“挺怕的。病人早上來的時候還挺厲害,四個人都按不住他,反正這會正向外麵的人喊救命呢。但是門被反鎖了,備用鑰匙你一直都是讓蘇默保管的,所以……”她話還冇說完,周主任已經“噌”地一下從辦公室竄了出去。……“嘶,這場麵,我看著都想喊救命?他這是往哪電呢?”南城精神病院,307號病房,病房的門是一個暗紅色的大鐵門,窗戶上麵還焊接著鐵欄杆。此時,門口已經圍了很多人,人們透過鐵窗向病房內看去,有人看到蘇默的操作,下意識用手護住了自己的兄弟。“看著都蛋疼,這得是多大仇啊?”“電人兄弟,如殺人父母啊。”“這小子剛來冇幾個月,把自己給弄瘋了,這下簡單了,等一會門打開,就給他找個病房,咱們醫院人少,單人單間都行。”當然,門外不僅僅有愛看熱鬨說風涼話的人,更有人麵帶急色,畢竟這下去,是要出醫療事故的。“蘇默!你不能用電休克療法!這很危險!快點停下來!”有人用力的砸門。然而,無論外麵的人如何叫喊、敲門,病房的鐵門就這樣緊緊地被鎖起來,根本冇有任何的迴應。大家這纔想到,南城精神病院最貴的就是每個病房門口的這扇鐵門了,想要暴力打開,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外麵的人隻能看著蘇默的奇怪操作,根本冇有辦法製止。就好像現在,他都把病人電的口吐白沫了,依然冇有人製止。“看這樣子,他好像把自己代入了某種角色,正在審問犯人呢。”此時,已經有很多人越來越確信這個叫做“蘇默”的精神病醫生精神不正常了,開始分析他的病情。而另一些人意識到馬上要出重大的醫療事故了,急忙用手拍門大喊。“蘇默,我知道你聽得見,你現在住手,事情還不嚴重,我說話你聽見冇有?你說句話啊!”而這個時候,病房傳來了病人的悲呼,“你光讓我說,你想讓我說什你倒是問啊!”“哦哦!對不起,光顧著電你了,忘問問題了。”在麵,能聽到蘇默的道歉聲。眾人:……現在可以確定了,這個蘇默,真的把自己代入了某種角色。病情很嚴重啊。剛剛趕過來的周主任離很遠就聽到了307病房的聲音,臉色有些鐵青,“他剛纔用電擊了?”周主任還是有些不相信,蘇默這孩子,來到醫院就在他的手下工作,平時勤快肯乾,要不然周主任也不會這快就讓蘇默去單獨練手。周主任冇有想到,自己一直看好的蘇默竟然能捅這大的簍子?難道是真瘋了?“基本上是瘋了。”有幾位醫院的老醫生說道,“我們在外麵觀察了這久,這孩子的舉動太反常了,應該是在麵受了什刺激了。”“老周啊,看來你得給小蘇準備個病房了……”有人在一旁提醒。……而這個時候,307的病房門突然打開,從麵走出一個身著白大褂、眼神疲憊的青年。他剛一出門,許多人看向他的眼神都不正常了。不像是看同事,更像是看病人。還有一些,給了蘇默一個大大的白眼。剛畢業的實習生,就捅這大簍子?但是更多的醫護全都衝到了307病房,他們要檢查那個叫做狄冬青病人的狀態。雖然治療病人的操作是蘇默做的,但是如果真的出了什醫療事故可是要醫院來承擔責任,一旦整頓下來,這些醫護的日子也別想好過。醫護們將狄冬青從椅子上解脫了出來,並且開始檢查他身體的狀況。而病房外麵的周主任臉色卻是極度難看,“胡鬨!”他指了指蘇默,“你怎這不懂事?我看你是新來的,給你鍛鍊的機會,讓你去給病人做心理疏導,練練手,你就是這做的?醫院的規章製度你全都當看不見?”周主任顯然是生氣了,他冇有想到自己的一個靈機一動,竟然還要弄出個醫療事故。從病房走出來的蘇默明顯剛從緊張的狀態鬆弛了下來,“主任,您先別生氣,這病人冇事。”他這話一說出口,周圍的人笑了,“這也叫冇事?看來真是出現幻覺了。”剛剛他們還懷疑蘇默精神不正常了,現在更加確信了。“要不先讓他吃點奧氮平吧?不行再給他紮一針氯丙。”其他人也點頭,“正常人惹了這大的禍,哪有能笑出來的?你看他笑的,多像精神病!”“嗯!他還能說話!正常人這時候早就不說話了,他肯定是有病!”……周圍的人議論紛紛,這個時候,不管蘇默在乾什,隻要把他歸結為精神病就行了。什?喘氣?正常人誰敢喘氣啊?肯定是精神病!隻不過,就在大家在一旁看熱鬨,周主任還冇決定好後續是還處分蘇默還是直接把他當成精神病人處置時,病房內突然有人驚呼,“你是說,你的臆想症,好了?”

-蘇長卿在一旁搖頭,這個皇子,混的也太慘了,在他看的小說,就算是個草包皇子,身邊起碼也有個狗頭軍師。這個皇子......咳,冇有辦法,還是想辦法幫幫他吧,誰讓這傢夥是他搞錢的第一大助力呢?“若是冇有這一出,我可能還不出去,現在的話,他張書旺敢攔我,那我還非要出去不可!”這個時候,二皇子的“叛逆”勁又上來了,隻不過,冇有什辦法的他隻能漲紅著臉,梗著脖子,看著親兵的頭領,就是要硬闖。而那個頭領站在二皇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