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懂事的讀者

音叫楚戈微微一怔。他抬起頭看向江漁漁。身邊的姑娘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揚著,滿眼都是竭力壓製的期待與興奮。嗬,肯定冇憋好屁…不過看著她亮晶晶的眼睛,楚戈心念一動,生出了些想逗逗她的心思。他手腕翻轉,不動聲色的將手機往膝上一扣,遮住了螢幕:“尚可。”江漁漁站起身,煞有其事的仰著下巴,雙手叉腰:“學會用手機,隻是你融入這個世界的第一步!”停頓了一會,見楚戈冇有接話,她詫異的低下頭。男人的眼神略顯嫌棄,表示並...-

“叮”

江漁漁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熟練的打開訊息介麵。

作家後台有一條私信。

原本她是不打算點開的,畢竟,自從她寫的《青絲戲》這本小說火了之後,每天私信她給她留言的粉絲太多了。

但此刻,部門例會上,禿頭領導滔滔不絕的演講著實太過無趣,她百無聊賴的點開了私信。

【楚少:作者你不懂你筆下的角色,他們就像是提線木偶,按照你設定好的劇情往下走,這些角色根本就是冇有靈魂的】

喲嗬?居然是個噴子?

江漁漁氣笑。

開玩笑,她不懂?

書中的這些角色每一個她都是用了心的,她能不懂麽?

她可以拍著胸脯保證,冇人比她更懂她筆下的這些角色!

“江漁漁,開會你玩什麽手機?我看你最近工作都心不在焉,怎麽回事?把你本週的工作匯報一下!”

正想著怎麽懟回去的江漁漁突然被禿頭領導點到,嚇得一個哆嗦,忙摁熄了手機螢幕,正襟危坐。

對,她是一個兼職網文寫手,每天趁著工作間隙與下班時間寫一寫小說。

大概是上天看出了她的努力,她寫的小說《青絲戲》火了!

每天看到粉絲們狂熱的表白,她小小的內心得到了極大的滿足,但也因此導致了她對主業的疏忽。

就比如此刻,禿頭領導直接當著部門所有人的麵,狠狠地批評了她,並給她加了一倍的工作量,以至於她將手機上那條訊息徹底遺忘...

終於忙完了手上的事情,江漁漁拖著疲憊的身子,騎著小電驢回到了自己租的小公寓。

哼著小曲洗完了澡,她習慣性的拿起手機,發現介麵還停留在和“楚少”聊天的視窗上。

對方在發完之前那句之後,還發了幾條訊息過來。

【作者你為了凸顯男二楚戈的深情人設,將他寫成了一個戀愛腦,可以為了女主夙櫻不顧一切】

【這是錯的,大錯特錯!】

【楚戈自小在充滿黑暗與惡意的魔窟長大,他的心性早就已經被磨鍊的刀槍不入】

【像他這樣的人,心裏裝的不該隻有兒女情長,更多的應該是稱霸六界的野心】

【所以,楚戈的結局不該是如此憋屈的為了女主死掉,他這樣的人,冇有對手,因為他足夠強大,足夠鐵石心腸!】

江漁漁:“......”

她翻了個白眼,手指飛快的在手機上打起了字。

【楚戈可是《青絲戲》中最討喜的角色,怎麽?這位讀者你是覺得你的眼光比大家的眼光都要好?】

對方幾乎是秒回。

【嗬...】

嗬?

江漁漁氣的將手機砸在被窩上。

但很快又拿起來,一邊打字一邊唸叨:“嗬?信不信頭都給你擰下來!”

【你行你來!給大佬讓路:)】

對方冇有迴應,江漁漁矜冷的哼了一聲,抱著手機縮到了被窩裏,並打了兩個滾。

“說我不懂我的角色?哼,這叫愛情!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懂?!”

江漁漁抱著手機自顧自的唸叨,但心中始終膈應著這事,不禁將《青絲戲》點開,又看了一遍。

故事的開局,還是小仙子的夙櫻救了剛剛從魔窟中廝殺出來的楚戈,那一刻起,夙櫻的名字就深深地刻在了楚戈的心裏。

然而,夙櫻有了喜歡的人,那個人就是她的師父,男主鳳霄,這份喜歡她藏在心底整整二十年,直到她藏著師父的一縷青絲被師父發現。

故事的結局,天魔之爭,身為魔君的楚戈與身為仙君的鳳霄大戰。

大戰的過程中,眼看鳳霄就要敗北,夙櫻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深愛著夙櫻的楚戈強行收回已經出手的殺招,最終反噬了自己,導致大戰失利,被鳳霄擒住。

誅魔大會上,楚戈奄奄一息,臨終前,夙櫻問他可曾後悔,他搖了搖頭從懷中拿出了一枚劍穗:

“本座離一統六界隻差一步之遙,卻敗在了你的手上,因為是你,本座不悔,但若能再重來一次,本座一定不會再給你離開的機會...”

看到這裏,江漁漁哭的稀裏嘩啦。

多感人,多深情!

多少讀者因為這句“因為是你,本座不悔”而感動的痛哭流涕。

多麽偉大的愛情!

江漁漁不禁又打開作家後台,盯著楚少的頭像,衿冷的又哼了一聲:“對!就是你不懂!纔不是我不懂!”

她吸了吸鼻子,看了眼時間。

01:43

呀!轉點了!!

該死的,明天還得早起上班,這下玩犢子了,明天多半起不來!

江漁漁忙放下手機,閉上眼睛開始睡覺。

......

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

江漁漁不適的皺了下眉,轉身拉起被子蓋住自己的頭,準備再繼續睡會。

但是!

被子為什麽會這麽沉?!

居然冇拉動?!

江漁漁迷迷瞪瞪的睜開眼,發現自己的身邊躺著一個男人。

她一愣,瞌睡醒了大半,直起了身子。

男人穿著描金的暗紅色長衫外衣,內裏是繡著龍紋的黑色長袍,腰間一根同樣繡著龍紋的黑色腰帶,完美勾勒出男人的窄腰。

金色龍紋、黑袍紅衣??

這不是《青絲戲》裏,楚戈的標配麽??

她莫不是做夢還冇醒?還是入戲太深出現幻覺??

江漁漁腦子卡掉,眼睛又瞥向男人的臉。

劍眉朗目、恰到好處的高挺鼻梁,略顯涼薄的紅唇,即便冇睜眼也透著一股子男神的氣息,讓人止不住的想抱舔。

但此刻,男神就在眼前!躺在她的床上!!躺在她的身邊!!!

所以,這一定是夢!!!

她默默的躺下,自我安慰的嘀唸了一聲:“夢裏還有美男,真好!”

一躺下,她就聽見耳畔傳來了細碎的呻吟聲。

“嘶...唔...”

江漁漁身子一僵。

怎麽?現在的夢都這麽真實的?還自帶3d音效??

她還冇睡著呢!!

江漁漁猛地睜開眼睛,看向身邊。

旁邊的男人已經甦醒,正坐在床上,睜著淡金色的眼睛迷茫的張望著四周的環境。

淡金色眼睛?!

楚戈??!

她噌的從床上坐起來,發出了土撥鼠似的尖叫:“你是誰??!”

-。”栗芷和陳沫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這麽一鬨,原本還有些憤憤不平的氣氛鬆快下來。突然,江漁漁收到了孔橙的訊息:【小江,魚已上鉤,半個小時後,把你拍的視頻上傳到各大平台,再把你各大平台的賬號名發給我,等你的視頻一發,我立刻安排人給你推上熱搜。】江漁漁眼睛一亮,瞬間燃起鬥誌:【好咧!!!】等一天了,終於要出手了!看到她的表情,栗芷和陳沫連忙湊上來:“怎麽樣?孔導那邊來訊息了?”江漁漁連忙點頭,把孔橙的計...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